香港圓通快遞
淮安試水行政爭議紓解工程
十四件涉訴疑難複雜行政爭議全化解
發佈時間:2021-06-21 10:11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丁國鋒 法治日報通訊員 張黎玫 丁大勇
  近日,江蘇省金湖縣收到淮安市司法局關於某機械集團有限公司訴金湖縣某街道辦事處案件的行政訴訟應訴任務後,組建專班開展兩輪紓解,不到兩週就妥善化解了爭議,機械集團向法院申請撤訴。
  根據法律規定,解決行政爭議途徑有複議和訴訟兩條渠道。淮安市創新開展的行政爭議紓解是指在司法行政機關主導下,整合司法調解、人民調解、行政調解等工作,綜合協調、依法化解收集和了解到的行政爭議,促進雙方彼此諒解、達成和解,最終實現爭議實質性解決。
 “實質運行3個月以來,這些機制對壓降行政案件敗訴率起到積極作用,在維護當事人權益的同時,有效促進了行政執法規範化水平。”淮安市司法局局長蔣東明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採訪時説。
三項機制四個層面加強建設
  據瞭解,淮安市之所以探索實施行政爭議紓解工作,源於此前居高不下的行政敗訴率及多起行政爭議久拖不決引發的信訪矛盾。
  2020年7月起,淮安市司法局從便民利民、優化法治體驗角度,着手謀劃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問題,努力打通行政複議、訴訟和調解渠道,探索行政爭議解決新路徑。
  目前,行政爭議有當事雙方謀求法律幫助、提起行政複議、提起行政訴訟3條渠道。為此,淮安市司法局完善了三項工作機制,即對律師代理行政案件實行信息報告制度;設置行政複議案件紓解前置程序,適合紓解的行政爭議統一移交行政爭議紓解中心;在集中管轄全市一審行政訴訟案件的清江浦區人民法院設立行政爭議紓解分中心,分析研判擬提起訴訟的行政爭議,適合紓解的,移交市行政爭議紓解中心。
  “我們從市、市相關部門、縣、鎮(街)四個層面加強了系統化建設。”淮安市委依法治市辦副主任胡海洋介紹説,在市級層面,在市公共法律服務中心設立行政爭議紓解中心,指揮調度全市行政爭議紓解工作,通過在清江浦區人民法院設立分中心,直接紓解、分流交辦涉及縣級政府部門、鎮街和市直單位的行政爭議;在市公安局等16個行政爭議相對集中的部門設立工作站,在案件前端全過程參與案件紓解。在縣級層面,通過在市轄的8個縣(區)設立行政爭議紓解工作聯繫點,紓解涉及本縣(區)的行政爭議,同時組織開展主動排查,積極開展積案紓解攻堅行動。在鎮街層面,通過在91個司法所設立行政爭議紓解接待窗口,依託“律網工程”,在每個“律小格”嵌入行政爭議紓解工作機制,就地就近紓解行政爭議。
信息化支撐推動實體化運營
  實踐中,淮安市依託“智慧司法”,通過在“一碼解紛”智調平台上單獨設置行政爭議紓解模塊,集紓解申請、分流指派、視頻指導、數據統計、分析預警於一體,為行政爭議紓解提供科技支撐。
  其中,市行政爭議紓解中心會同清江浦區法院將自然資源、社會保障、公安、市場監管、信息公開、徵收拆遷六大類型爭議,按照“地域+專業”落實掛鈎法官聯繫制度。針對紓解難度較大、涉及專業較深的爭議,由分中心負責人直接對接。對於紓解不成的行政爭議,及時導入訴訟程序,依法審理。
  “一個顯而易見的好處是,爭議處理時間大為縮短,平均用時15天左右,而行政爭議的審理週期通常為兩個月。”蔣東明告訴記者,今年3月行政爭議紓解平台實體化運行後,一定程度上倒逼行政機關規範行政執法行為,使壓降行政案件敗訴率成為可能。
  金湖縣居民張某在一家超市購買食品後發現食品已過保質期,遂向金湖縣市場監管局舉報,要求處理並索要高額賠償,被以證據不足為由不予立案。張某以市場監管局未履行法定職責為由,將其告上法庭。負責此案的行政紓解工作人員分別與原被告溝通,告知原告知假買假、高額索賠有悖公序良俗,告知被告監管不力可能承擔敗訴後果。通過幾輪溝通,紓解人員提出的“適度獎勵、適度懲罰”方案得以落實,原告撤訴。此案從接受紓解到結案,只用了7天。
系列配套機制實現多重效應
  據瞭解,為保障這項機制的生命力,淮安市委依法治市辦出台《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若干規定》,切實發揮負責人出庭應訴的示範引領和系統化解作用。協調市財政拿出20萬元專項經費,保障市行政爭議紓解中心高效運轉。同時,將行政爭議紓解工作納入法治政府考核,對紓解工作不力導致行政案件敗訴或發生重大羣體性事件的單位和個人,市依法治市辦向市紀委監委提出問責建議。
  為實戰化運作市行政爭議紓解中心和分中心,淮安市組建60人的市級專家庫,為全市疑難複雜行政爭議紓解和人員培訓提供智力支持。在縣區推行“一案一專班”做法,在鎮街成立行政爭議紓解員隊伍,會同法律顧問一道做好原告的溝通説服工作。
  “通過實施行政爭議紓解工程,讓懂法治、善調解的專業紓解力量以第三方身份介入行政爭議,在雙方間析理明法、實質性化解爭議,不僅能夠減少行政敗訴案件的發生,對基層行政執法單位、基層行政執法人員規範執法行為、提升執法能力也有以案釋法的作用。”蔣東明説。
  淮安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趙洪權評價説,淮安建立的“上下貫通、左右協同、層次分明、運轉高效”行政爭議紓解體系,初步取得“行政案件敗訴率走低、羣眾滿意度走高、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意識增強”的多重效應。

責任編輯:朱曄
8533229